每天都重新認識平庸的自己
 

【一八】齐铁嘴有个小秘密

欸嘿窮奇佛也太可愛(๑´ڡ`๑)

もす。泗汐:

写在前面:给太太比划小心心23333 @戒欲戒色戒手機 


原图在这里


这就是一个谜一样的脑洞,旅行回来摸鱼20分钟的产物,兽化瞩目!

小学生文笔,他们属于彼此,故事属于平行宇宙,OOC属于我。

以上

 

(一)

齐家小八有个小秘密。

他悄悄养了一只大猫。

就是那种背上长了一对白色的羽翼的大猫。

事情要从几天前的黄昏说起。齐家小八和往常一样上街去街头的李婶家买糖油粑粑,当他一边啃着李婶给他的苹果一边回家时,香堂旁的小巷里卧着一只橘猫。

就是那种和表情“超凶”一样的表情的那种巨大的橘猫。

但是它一大只卧在那里真的很可爱。齐家小八呆愣愣的捏着手里的糖油粑粑,看着面前的大猫这么想着。

“喂!”最终被毛茸茸俘获了的齐小八小心翼翼的靠近着“你好呀!”

大猫懒洋洋的抬眼瞟了蓝色长衫的小八,依旧用超凶的表情平视前方。

见大猫并没有对着自己龇牙咧嘴,齐小八很开心的蹲在大猫面前捧起了自己只咬过两口的苹果:“呐,你吃苹果吗?”

大猫叼走了苹果并哼哼两声表示同意。

于是齐小八很开心的在大猫身边坐下,一人一猫伴随着甜香的气息看着长沙的街道晕开夕阳的金黄。

 

(二)

齐八有个小秘密。

那个特殊的日子里,他又见到了那只他小时候养过的大猫。

彼时的肉团子齐小八太过年幼,小小的身影在齐八的记忆里斑驳的一块一块的,就像油画的颜料一样粘稠而模糊。他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找不到了那只愿意和他一起吃苹果看夕阳的大猫了,只是有一天,他再到那个小巷里,却怎么也无法在熟悉的地方找到他了。

那是第一次,齐小八觉得糖油粑粑也不过如此,也是第一次,他感受到了什么是没有告别的别离。

此时的少年跪在双亲的灵前,漫天缟素中,他的脊梁挺成一个锋利的弧度。

九门老八爷去了。

齐八水润的杏眼被镜片遮挡,恍如一片干枯的沙漠,无悲无喜,冷漠疏离却又礼节周到的应付着心思各异前来吊唁的人们。

那只大猫就是这时出现的。

叫他大猫已经不恰当了,几年未见,他的身形又长开了,现在已经是猞猁的大小;背后洁白的羽翼也有力了不少,头上还长出了小小的牛角一样的犄角。

他挥翼而来,逆着光款款走来,蹲坐在齐八身边,陪着他直到夜晚降临,灵前只剩下齐八一人。

猞猁盘在齐八身边,温热的皮毛小心翼翼的暖着少年冰凉的身体。

 

(三)

齐铁嘴有个小秘密。

他再一次见到了那只猞猁。

齐铁嘴看着那只威风的神兽向他走来,伸手抚摸着手下光滑的皮毛:“原来,你是穷奇。”

虎头牛角,有翼,不是穷奇是什么。

穷奇像以往一样在齐铁嘴身边蹲坐好,任由他抚摸他的脊背。齐铁嘴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清亮:

“看见你,我就想到了以前的事情。”

“真好。”

他顿了顿,忽而在唇边划出一个好看的笑容:“嗳,我饿了,你吃苹果吗?”

 

(四)

枣红长衫的算命先生坐在路边算卦。

西装革履的未来军阀一路缓步而来。

“先生真是一副天生的好面相啊,真是非富即贵,人间少有。”

“虽然我不相信算命的,但是你这样夸我我也会不好意思的。”

未来军阀从桌上收回了被算命先生拒收的铜板。

“小先生,你有苹果吗?”

 

(五)

张启山有个小秘密。

他从小就知道长沙是他以后闯出一番大事业的福地。

于是当他还是一只猫一样大小的穷奇的时候他就喜欢往长沙跑。

谁知道他遇见了一个杏眼的肉团子,然后他发现这个团子对他来说很重要。

嗯,第一眼眼见面就知道他很重要的那种好吗?

啊,被投喂的一瞬间人生都是幸福的好吗?

 

(六)

“张启山!这些是什么啊啊啊啊!”

“哦,我的尾巴和耳朵啊。”

“给摸不给摸。”

“给。”

 

(七)

冬天来临的时候猫科动物张启山趴在壁炉前取暖。

啊,猫生,不,穷奇生都幸福了。

“佛爷,”齐铁嘴捧着一个咬了一口的苹果蹲在张启山面前“吃苹果不?”

“不吃。”

我要吃你。

=====END=====

感恩看到最后的各位,再一次感谢太太的授权。

感觉和被等等茗茗亲亲抱抱举高高一样开心【笔芯】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91)
 
上一篇
下一篇
© 戒欲戒色戒手機|Powered by LOFTER